ISSUE #132 MAY.2013

入戏

看起来希特勒是笃信占星术的,他会强调如占星师所言,作为太阳系中

的一颗星,自己是拯救德国的伟大精神力量,并且大肆宣传类似言论,

他还用了私人占星师,在纳粹高层建立了占星俱乐部。但实际上希特勒

也并不执迷于此,他曾召集了一批占星师为二战预言,那些预言他必将

迎来失败结局的占星师们都被送进了集中营。

作为一种工具,希特勒根据利益需求表现出了信和不信,到今天,相对

于征伐大事中的诡计阳谋,琐碎生活中的决断与习惯性问询让占星术越

发亲民而持续炙手可热。

在做这个专题时,曾经停滞在一个问题上:谁是规则制定者。经过

2000多年的发展,对神秘力量的依仗从对星空的实际观测转向作业于

纸面和屏幕,一个日渐精密的体系已然形成。有个说法是,当一个理论

体系精细复杂到一定程度,世间所有事都可以在其中找到对应。和北京

天文馆馆长朱进聊这个话题时,作为一个纯科学工作者,他认可占星术

在工作方式上采用了各种科学的手段,他质疑的是,对于天体和人事之

间关系的设定,最初是依据什么来确定的。

有着儿童式形象思维的直接和简单,太阳代表君主,海王星象征幻想,

这样的分类法显得感性,关于为什么如此,好像也少有人来讨论。人们

着眼的重点一直在占星学的精确性与功能性上,对于此,研习占星学的

朋友说,顶尖的科学家多是物理学家,顶尖的物理学家多是天文学家,

顶尖的天文学家往往会走向星相学领域。她的例子很硬朗,不管是托勒

密还是牛顿,主流科学界里的数位伟人都在占星学领域有所造诣并因此

得到慰藉,这为它围上难以驳斥的光环:如果你仰望的人都是这样,你

的纠结未免显得浅薄和不入流。

采访的几位占星师里,史蒂芬·弗里斯特被称为“诗意的洞见者”,他

是这么跟我们说的:占星学通过生活提供一种地图,但生命本身才是疆

界。

他的表述规避掉了对于占星学在真理性上的讨论,它的一种合理性来源

于,如果你要想依仗这种逻辑而取得益处,需要先相信。就像医生会说

如果坚持使用一种治疗方式,你会慢慢恢复健康,佛理会说人世皆苦,

你放下便能得到清凉欢喜,占星师会说当水星结束逆行,你就会走出因

此带来的低谷期……所有正面的信息都来自于,你已身在其中,并相信

会有转机,一切有药可解。

生命是疆界,宗教信仰与科学价值观并行其间,都可抚慰人心,而占星

学带来第三种解释世界和人心的逻辑:它包含科学方式,具有宗教的神

秘属性,践行起来比二者都更容易显得通俗有趣。就像爱因斯坦将占星

学比喻成生命酏剂,这是种味道香甜、多在调配处方时用作矫味剂的物

质,和星座对我们的吸引力一样:都是我们想要尝到的甜头,和希望借

助的捷径式的力量。

一个小女孩会因为自己和偶像同一星座而高兴,一对爱侣会因为彼此星盘

相合而更确信自己和对方是天生一对,而这一刹那的高兴和相信,表示我

们正以这尘埃微粒般的身份,在宇宙中活得很一本正经,入戏又积极。

创意总监/主编: Peng & Chen

COVER STORY